橙味お凯酱

天若有情33

     “童童,今天先休息吧,明天再继续”邬铭远拿着杯牛奶走进书房,柔声说道


     “我不累,还有一份文件,看完我就睡了”邬童露出两颗小虎牙,甜甜地回道


     “别为难自己,实在不行,公司没了就没了,在我心里,你才是最重要的”


      邬铭远慈爱地摸着邬童的头,这个自己从小宠到大的孩子,雅清的孩子啊,只要他开心快乐就好


      “没事的,爸爸,我不累,小松是个很好的老师,有他在,这些东西都不难的”


     “那就好,小松是个好孩子” 邬铭远顿了顿,找了个椅子坐下来“童童…那个…”


      邬铭远想了想,叹了口气,欲言又止


     “爸爸,怎么了?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”邬童关心地问道


      “没事,爸爸最近身体好了很多了,童童,不要担心”邬铭远安抚道“我只是想问问你,对于小松,你的想法?”


       “小松…”邬童呐呐道


       “童童,爸爸只是觉得小松这个孩子是真心实意地喜欢你”邬铭远忙道“如果你们能够在一起,爸爸也能够放心地离开了”


      “爸爸!我不许你这么说,你一定会长命百岁的”


      “好!好!爸爸说错了,爸爸跟你说对不起”邬铭远赔笑道


      “爸爸,小松是我的恩人,他的感情我看得懂,只是现在,我…”邬童顿了顿,还是避开了某人,继续道“这对小松不公平”


      “童童,爸爸不会再干涉你的决定,只要你幸福就好”


       “谢谢爸爸” 


      “那爸爸先走了,等下早点喝完牛奶,早点休息”邬铭远絮絮叨叨地嘱咐着


       “好,我会的,爸爸晚安”


       “晚安”


       邬童合上面前的文件夹,揉了揉太阳穴,半个小时了,一个字都没看进去


      就算再三告诉自己他跟尹柯已经结束了,可每次想到这个名字,心还是会隐隐作痛,小松……自己欠他的,这辈子是还不清了


     邬童躺在床上,思绪万千,一直到天色泛白,邬童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


     邬童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,在小松的指导下,邬童现在处理公司的事情也称得上得心应手,最令人欣慰的是,邬氏也慢慢地开始步入了正轨,之前跌落谷底的股票,也逐步上升,投资亦随之而来


       这段时间,尹柯也是隔三差五往邬氏跑,就算每次见到的都是邬童的冷脸,甚至根本就见不到邬童,但他仍乐此不疲,唯一让他难受的,就是邬童对班小松那截然不同的态度


       这天,尹柯如往常一样,带了一束邬童最喜欢的小雏菊


      尹柯以前一直不知道邬童为什么会喜欢小雏菊,直到那天,他到花店,店主告诉他小雏菊的花语是花语是“隐藏的爱”,没有说出口的爱


     曾经有一个如此爱自己的人,可是自己却把他给丢了,他能怪的了谁,又能怨的了谁


     自此之后,每天一束,从未间断,他在用实际行动诉说着自己心中的爱恋,就算它的归宿是垃圾桶,那也是他自己该得的


       只是没想到的是,尹柯一进邬氏就听到了前台的姑娘在聊八卦,尹柯并不八卦,只是她们讨论的对象俨然是邬童,而八卦的内容更是让他手上的雏菊掉在了地上


       邬童要跟班小松订婚了!!!


天若有情32

     “童童,我……”


     “尹柯,我们好聚好散吧”


     往事已然无再提的必要,邬童打断尹柯,是是非非,孰对孰错,只不过是过眼繁花,再回首,花自凋零随风去……


     “不,对你,我绝不会放手的”


      错了就是错了,他认,但让他放手,他办不到,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够失而复得的,邬童的失踪真真切切地明白了自己的内心,他喜欢的人是邬童,仅仅只是邬童而已,其他的,都不重要


      “尹柯”邬童唤了声尹柯,尹柯对上邬童的眼睛,对面的人眼神中满是探究,脸上却是一片淡然“我不是李菲彤,你也没有对不起我,所以,你不需要愧疚,没有你,我照样能活的恣意潇洒,我不会变成第二个李菲彤”


       尹柯恍然回神,他拼命摇着头,想开口解释却被邬童的眼神制止


      “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感情,世间最复杂的东西也莫过于感情,感情之事,又怎么是能勉强的来的,之前是我自不量力,如今的一切,也是必然,所以,你并没有亏欠我什么,我也并不需要你的补偿”


      邬童的意思很明显,所谓尹柯的喜欢,他根本就没当真,而因为亏欠所得来的感情,他也不稀罕


      面对这样的邬童,尹柯的心如同被压榨般,紧地他喘不上气,他的脑袋里嗡嗡地,眼前全是漠然的邬童,耳边全是“我不信你”“我不爱你”“好聚好散”“不需要你的补偿”


      尹柯眼神涣散,脸上身上直冒冷汗,他挥了挥眼前的画面,大吼一声“不是这样的”


      尹柯这一嗓子着实吓了邬童一跳,邬童看着脸上直往下淌汗的尹柯,直觉尹柯不对,他越过茶几,坐到尹柯身边,探了探尹柯的额头,询问道”你怎么了?没事吧?”


     邬童明显的关切语气让尹柯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般“童童,你还是喜欢我的是不是?"


     邬童这才觉得刚才的动作太不合时宜,他尴尬地收回自己的手“没有,你想多了”


     尹柯怎会放过这个机会,他一把抓住邬童想往回缩的手“童童,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?”


     在手被抓住的一刻,邬童露出了一丝慌乱,而这一丝慌乱也没能逃过尹柯的眼睛


     尹柯再接再励“童童,我心悦你,你也喜欢我,我们可以继续我们以前的生活,有一堆漂亮可爱的孩子”


     孩子!那个未出世的孩子!那个承载了邬童所有暗恋、义无反顾得来的孩子!


     邬童用力地甩开了尹柯的手,坐回原先的位置,所有的慌乱关心都已经消失不见,剩下的就只是伤心“孩子已经死了”


     “那是意外,童童“尹柯现在时刻注意着邬童,一看邬童脸色,就知道自己说错了话,他恨恨地在心里骂着自己混蛋


     “你错了,就算没有那个女人,这个孩子我也没打算要,只是因为那个宴会,那个女人,把这件事情提前了而已”


     邬童的语气虽然轻柔,但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刀,一把一把地插进尹柯的心脏“不会的”


     邬童咧开嘴,后面回想此刻的时间,他自己都不能相信自己竟然能在这种情况下笑的出来


    “我不就是这样的人吗?为了自己,可以不择手段,那个孩子对我的身体有害,我为什么要留下他,你说呢,尹柯?” 


    “不,不是的,不会的”尹柯无助地看着面前的邬童,他多么希望现在从邬童的嘴里蹦出的一句都是骗他的


    “这就是事实,你如有不信,你尽管去问小七”邬童的唇轻启,看着面前的人,他也只是嗤笑“尹柯,我从没骗过你,不是吗?”


   我从没骗过你!


   我从没骗过你!


   我从没骗过你!


   尹柯自觉不对,但却无力反驳,他亦没有资格反驳


   ……


   “尹柯,你回去吧,我累了,以后……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见了”邬童打破沉默,直接起了身


   “童童,我不会放弃的”


   邬童只是淡淡一笑,转过身,离开的毫不拖沓,他已经到了极致,他是真累了


  


天若有情31

      “若无事,我就不送了”


      邬童打破沉默,直接下了逐客令


      “等等,我……我可以解释的”尹柯一点想挪动屁股的意思都没有


      “解释?尹柯,我们已经离婚了不是吗?现在,还有解释的必要吗?”邬童淡淡的开口,拿起桌上的水杯


      “没有,在我心里,你永远都是尹太太,再说,离婚协议书,我根本没有签字”


      邬童的手一顿,瓷器的冰凉抵上柔软的唇,换回了邬童的神志,邬童抿着水杯的水,借此来掩饰心里的异样,等他放下茶杯,已然已经回到了原先的状态


      “尹柯,我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心态,既然你没有签字,两年时间一到,我自然会向法院申请诉讼”


      “童童!”尹柯的心一颤,声音不由地拔高“你一定要这样吗?”


      “尹柯,我不懂”邬童看着尹柯“你喜欢的不是李菲彤吗?我自动退出,我成全你们,你生气什么?以后,我做我的邬童,你娶你的李菲彤,一家三口,其乐融融,不好吗?


       邬童的心一痛,不由自主地摸上自己的肚子 


       邬童每说一句,尹柯的脸色就白上三分,心里愈加急躁,自然没有注意到邬童的动作,他急忙吼道”我喜欢的人是你”


       “呵,尹柯,你这算什么?斯德哥尔摩综合征?被迫结婚的是你,怀疑我的是你,对我置之不理的还是你,你知道我是怎么从那个厂房出去的吗?我色诱了那个混混,可笑吗?”


       邬童的脸上满是怆然,语气中满是嘲讽,言之凿凿


       “是我,是我的错”尹柯心里满是心疼,自从邬童失踪,他犹疑过,后悔过,但最多的却是绝望,那种自己亲手将自己最爱的人推离自己的绝望


       “你有什么错呢?只是不爱而已”


       “不是的,不是这样的,童童”尹柯急切地表达着自己的内心“我承认,这段婚姻并不是我想要的,但跟你成婚,却是我甘愿的,不论如何,尹氏能有今天,是因为你”


       尹柯看了看邬童,见他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,继续道


       “一开始,我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,纵然心里再怨,我依然尽力地履行一个丈夫应有的职责,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对你有了不一样的感情,我只知道,越到后来,我一想到家里有个人在等我,一想到一回到家就能看到你的笑脸,我就会觉得浑身有劲,公司里就算有多大的麻烦我都能心平气和地快速解决,婚前交易什么的,后面我根本就从未想起过,直到”


       “李菲彤”邬童笃定地接了话,语气却仍然毫无波动


       尹柯猜不透邬童的心思,但今天他就是来坦白的“是,再见到她时,我的心并没有起多大的旖旎,但对她,我有愧,跟她分手以后,我刻意不去关注她,只是,我没想到,她会遭遇那么大的变故,被人玷污,被人胁迫,被人……”


      尹柯攥紧双手,脸上满是愤怒,但看到邬童的眸子,他慢慢地松开手“我一直在想,如果分手后我能多关注她,多保护她,她就不会是现在这样了,所以,能够补偿她的,我都尽力去做”


      邬童表面虽是淡淡的,但一听到李菲彤的遭遇,他的心像是被揪住一样,能让尹柯如此愤慨的,必然是更加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,所以,都是因为他,他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,邬童开始难过,因为他的自私,毁了人家的一生,那他


     尹柯再次开口,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 


     “我不知道她是怎么坚持下来的,但她能走出阴霾,有她自己的事业,我为她高兴,但心里的愧疚,却没有一丝的减轻,我想补偿她,但除了事业,其他的我都给不了她,当被告知她要被雪藏的事情,一个孤身在外的女人,在这个地方能得罪谁,除了邬氏,我想不到其他人”


    邬童心下了然,到了此刻,听到尹柯的话,他竟然并没有多大的生气愤怒


    “我知你不会,但爸爸,为了你,我绝对相信他会这么做”


    “的确如此”邬童点头“但我也说过,邬氏只会对你开刀,只是你不信而已”


     尹柯语塞,往昔的画面在脑海中跳跃,是啊,那时的自己做了什么?他对眼前的人恶语相向,眼前的人骂了自己,直言不要自己


     尹柯闭了眼又睁开,心里满是苦涩,他并没有不相信眼前的人啊,他真的调查了,又有谁知道当他看到那些结果的时候,心里有多痛,内里有多矛盾,甚至,在知道所谓的绑架的时候,他都还是抱了一丝期待,心里告诉他这绝对不是眼前的人会做的事情,但眼见为实,乐乐被绑,邬童与黑社会接头的照片,邬童设定计划的录音,当所有的一切,都照着他所听的进行,他真的不能劝服自己这件事跟邬童没有任何关系,在那个废弃的厂房,他是笃定了邬童不会有事才会先行离开的,乐乐被绑前已经旧病复发,他真的只是不想再对他们母子有任何亏欠,他只是想先安顿好乐乐他们,再跟邬童详谈,只是得到的却是他的失踪,只是这些……现如今,这一切的一切,又有几分真假,而当时在场的所有人,除了他们四人,全都失踪了,根本无从查证


    从尹柯怀疑开始,他就没有放弃过调查这件事,只是得到的都是相同的信息,他隐隐觉得背后有双无形的手在操纵着这一切,只是,是什么人,要陷害邬童,从小到大,邬童几乎没有得罪过人,他只恨自己,当初看这件事情的时候,为什么自己的心不够坚定,只是,现在说这些,眼前的人会相信吗?


   


天若有情30

       尹柯每天都起个大早,也不干什么,就是蹲在邬家门口,就等着邬童出门,可等了一个星期,进进出出的人不少,却唯独没等到邬童,更堵人的是,那个一句话决定了孩子去向的人竟然能后堂而皇之地进出邬家


       这人到底是谁?竟能让邬童如此信任,那本应是自己的,莫非…尹柯原有的自信开始崩塌,他原以为无论如何,以邬童的性子,总是会原谅自己,理解自己的,但他却忘了,这所有的前提条件是邬童的爱,他其实也就是仗着喜欢为所欲为而已,混蛋所为…


       邬宅内,邬童站在窗外看着那个倚靠在车边吞云吐雾的人,眼神幽深


       “在想什么?”班小松自然地将一件外套披在邬童的身上“小心着凉”


       邬童收回目光,拢了拢肩上的衣服“小松,情之一字,一旦入了髓,想拔出来并没有那么简单,这么些年,尹柯这两个字,已然在我身上扎了根,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是爱他还是仅仅只是习惯性爱他”


       说完,邬童厌弃般地摇了摇头,原是错误的开始,落得这般下场,是怨他、恨他,还是只能怪自己咎由自取?邬童不懂…只是这个代价,竟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,他和他的孩子,是自己强求了吧


       “童童”班小松抚着他的眉头“你的眉头,我会努力将之抚平”


       “小松”邬童并没有阻止他的行为,只是内心越发苦涩“我不值得”


       “童童,别妄自菲薄,你值得这世上一切的美好,我只怕自己不能给予”


        班小松似是想到了什么,放下手,内心一阵苦涩,童童,如果你知道……或许我们也只能是陌路了吧,好想就这样一直陪着你,无论何种身份,只要在你身边就好


         “小松,我……”


         “遵从本心,童童”


         “本心吗?”邬童再次望向那个身影,摸着自己的肚子,目光闪烁


         班小松并没有打扰他,只是静静地望着他


         他看他,他望他……


         次日,尹柯的车一到邬宅门口,就看到邬铭远开了门出来,径自走向他“进来吧”


         尹柯乖乖地停好车,跟在后面,他到邬家的次数其实并不多,每次来也都只是吃个饭,并不想过多地驻足,如今,这个地方却让他如此亲切


         穿过花园,进了客厅,尹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邬童,此刻正是太阳初升之时,微弱的红光透过窗户洒在他的身上,衬得他周身散发着一种柔光,也显得他的面色更加地苍白,就如折翼的天使,脆弱而美好,不禁让尹柯晃了神


        “好久不见”邬童被他盯地不自在,率先开口“请坐”


         熟悉却疏离,尹柯的心一痛“童童……”语气中莫名地带了丝委屈


         “那个……以后还是叫我邬童吧”邬童压住心里的悸动,淡淡地说道


         “童童”尹柯并不理会,继续道“你的身体?”


         邬童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,反正过了今日,他们就没有任何关系了“谢谢关心,已经七七八八了”


        “童童,一定要这样吗?”尹柯心里难过,邬童的态度让他害怕


        “不然呢?”邬童反问,没等尹柯回答,邬童继续道“我并不觉得我们现在是可以如此亲密的关系”


         “我……”尹柯语塞,之前所有的猜测,所有的应对之词,在这一刻,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


         


天若有情29

      邬童摸着平坦的腹部,心里缺了大块


      “童童,对不起”


      虽在预料之内,但看着这样的邬童,班小松还是忍不住心疼


      “小松,这不是你的错,只是,这个孩子,注定跟我有缘无分而已”邬童努力地扯着嘴角,试图给他一个笑容


      班小松上前紧紧地抱住邬童“童童,在我面前你不需要这样,你难过,你伤心,你可以放肆地哭出来”


       邬童将头埋在班小松的肩头,眼眶里的泪终是没忍住


       班小松只是无声地拍着邬童的肩膀,房间里只剩下邬童的啜泣声


       邬铭远进来的时候就是这么一副画面,他默默地看了一眼,退出了房间,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


      “你回去吧,你跟童童,已经没有关系了”


      “爸”尹柯急到


      “别,你可别这样叫,我承受不起”邬铭远冷冷地喝道“这里不欢迎你”


      “我…我只想见童童,爸,求求你,让我,见他一面好不好?”


       尹柯这几天根本就没怎么睡,满脑子都是邬童,从邬童结束手术到出院,他愣是没有机会见到邬童,这几天的冷言冷语,都是该他受的,只要能见到邬童,无论付出什么代价,他都愿意


       “童童还在修养,如果他愿意见你,我自然会让你见他,你先回去吧”邬铭远下了逐客令


       “爸爸”邬童的眼睛通红,但还是笑着叫道


       “童童,你怎么下来了?”


       “我就是下来走走,小松陪我下来的,您别担心,刚才是?”


      “是尹柯”邬铭远看着邬童


      “他怎么来了?”邬童躲开邬铭远的目光


      “他想见你”


       “爸爸……” 


      “我知道,可是,童童,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”


       “爸爸,让我再想想吧”


       “不急,身体重要,你就负责好好修养”


        “伯父,童童”班小松拿着手机,表情凝重


        “怎么了么?小松”邬童担心道,班小松在这里呆了这么久,莫不是公司的问题


      “不是什么大事,不过我现在要回B市一趟,童童…我…我会很快回来” 班小松为难地开口


      “没事,有爸爸在,我会照顾好自己的,你路上小心”


      “好,如果有任何不舒服,一定要联系小七,知道吗?”


       “我知道啦” 邬童无奈道


      班小松拍了拍自己的肩膀“还有,我的肩膀随时为你准备着,千万别憋着,知道吗?”


      “好,我知道啦,谢谢你,小松”


       邬铭远含笑看着班小松,最近这段时间,他确实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班小松的感情,或许他真的可以放心地将邬童交给班小松,只是尹柯……


       童童……真的可以放下吗?


天若有情28

 手术室外,尹柯呆滞地望着眼前亮着的红灯,脑海中都是邬童伸向别人的手,百般滋味萦绕心头,他看了眼身旁的男人,他跟邬童是什么关系?


       “吧嗒”手术室的门打开,头戴手术帽,双手满是血迹,本是一双笑眼的人此刻却满眼慌张


        “小七,怎么回事?”


      还未等来人说话,班小松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着急道


        “小松,你别着急”小七往后退了退,示意了下手,继续道“童童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了,但是孩子…”


        “孩子?”尹柯双目睁大,瞳孔里满是震惊


        “孩子有什么问题吗?”班小松听到邬童没事松了口气,但孩子,虽然邬童口上说不要这个孩子,但事实上他心里的不舍痕迹随处可寻


       “孩子肯定是不能再留了,只是我怕童童…”小七为难地说道


        “一切以童童为主”班小松坚定地说道


        “什么叫孩子不能留了?到底是怎么回事?什么孩子?什么不能留了?还有童童?他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尹柯的脑子一片混乱,他心里有一个模糊的想法,但他又怕事情真的是那样,而这个平白无故出现的男人,很显然,是知道所有的事情的


        为什么?凭什么? 那应该是他的孩子不是吗?


      “闭嘴!!” 班小松呵斥道“没有童童的允许,我不会跟你说任何事情,除非童童他自己告诉你”


       “至于孩子…对我来说,任何一切都没有一个邬童来的重要,孩子,于我什么都不是”


       “好!!我现在去办”小七看了眼旁边的尹柯,飞速转身,准备回手术室


        “还有,孩子,不要让童童看到,直接处理”班小松沉声道


        “我明白”


       “你到底是谁?凭什么能做这个决定,那是我的孩子不是吗?”尹柯愤然道,一把揪住班小松的领口


       “你的孩子?” 班小松嗤笑道“你的孩子?孩子多大了,你知道吗?孩子怎么来的,你知道吗?孩子为什么不能要,你知道吗?”


       “我…我…”尹柯颓然地松开班小松的领口


      “这个孩子的事情,唯有你,没有资格”班小松的眼神犀利,一想到这个人占据了邬童的心,一想到这个人让邬童现在躺在冰冷的手术室里,他就忍不住恶语相向


       “我…”


       字字诛心 ,可这却是事实!


       尹柯开口想解释,但却发现根本无从解释,唯有沉默


        班小松冷哼一声,不再理他


天若有情27

        邬铭远的身体情况遵医嘱是绝对不能忧思重虑的,本以为让邬童接管公司是顺理成章的事情,却没想到这个决议却遭到了董事会的强烈反对,虽说几个叔伯明面上没说什么,但他们脸上的表情明显是摆着不信任,不过顾及邬父的面子,几位叔伯称只要邬,拿到本市最大的银行汇通银行的借贷,他们就认可邬童


        邬父听后叹了口气,其实在公司最初股票开始大跌的时候,他就想到了,但商场总是唯利是图的,就算之前合作有多愉快,雪中送炭者鲜少有之,而邬父没有说的是,尹柯当时知道公司事情的时候是想注资的,却被邬父拒绝了……但现下,邬父是再也不会提了


       “爸爸,没事的,万事开头难,没有试过怎么会知道呢?是吧?”邬童安慰道,但对于该怎么实施,心里却还是打着鼓


       就在邬童愁眉不展的时候,一个好消息从天而降,过两天有个商业酒会,市内有头有脸的基本都会参加


       酒会当天,邬童穿了一件黑色的衬衫搭配一身黑色西装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多那么点威信,班小松放心不下邬童,还是陪着一块来了


       一走进大厅,邬童就被几个世伯拉住询问近况,虽然邬童知道他们也并非真正关心自己,但还是表现的大方得体,在问及班小松的时候,班小松只是含笑说了自己在班氏工作的事情,但显然,他们都不太了解班氏的影响,班氏虽然不在A市,但在商业圈却是出了名的,几个世伯显然对班小松的兴趣更大,后面的基本上都是在聊班氏的情况


       邬童插不上话,又心急着找目标人物,告了辞就往酒会另一头走去,谁知,还没走几步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,尹柯


       邬童心里一愣,下意识地往后退,却不小心 撞到了后面的人


        “是谁这么不长眼啊?”一个女声响起


        “不好意思,对不起,我…” 邬童转过身慌忙道歉,特别是看到别人的晚礼服上的酒渍,心里更是愧疚


        “呦,这不是邬大少吗?怎么在这里啊?”女生掩着嘴,语气揶揄“哦,真是对不住啊,虽然邬氏是快不行了,但尹氏却还是在蒸蒸日上,只是不知,尹氏怎么就没帮一把邬氏呢?哦?”


      听着女人的讽刺,邬童权当对方是因为所以脏了不满,他仔细看了看对面的女人,越看越眼熟,原来是她啊,如果当时一知道实情,就跟尹柯离婚,现在会不会就是另一副关景


      邬童甩开脑子里的思绪,再次道歉“小姐,真是对不起,我还有事…”


       女人却没打算放过他,还没等邬童说完,就打断到“邬少爷,还真是有家教啊,一句对不起就完事了,那还需要警察做什么?”


      “我…那您说,您想怎么样?”邬童着急道


      “邬少爷,别啊,说得好像我在为难你,现下还有谁不知道当时尹柯娶你是因为什么,现在邬氏快破产了,照尹氏目前的意思,也是想早点跟你断了关系吧,我可听说,尹柯现在跟个女明星……”


      “够了…”饶是邬童脾性再好,这样一刀刀地往伤口上撒盐,任谁都受不了,更何况字里行间还扯上了爸爸


      “怎么?还生气了,邬少爷”女人哼了声“叫你声邬少爷,你还真喘上了,也不看看你自己现在的身份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来的,但不得不说,这都是报应”


      “你……”邬童气急,但奈何从小到大除了跟尹柯那次他还真没骂过人,说不上话的他转身想离开


      “草包就是草包”女人好不容易逮到这个机会,天知道她有多羡慕嫉妒眼前这个人“想走,没门”


       女人一把拉住邬童的衣服,邬童转身本就还没站稳,被女人一拉,整个人往旁边倒去,好巧不巧,肚子刚好撞到了地面


       这边的动静终于引起旁人的注意,众人都往这边看过来,当看到捂着肚子倒在地上的邬童,班小松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当然,马上冲上去的人除了他,还有一个还没被震惊缓过来的尹柯


      两人几乎是同时到了邬童的身边,只是这次,邬童在昏过去的最后一刻,无视了尹柯拉住了班小松“小松,我肚子疼…”


天若有情25

  饭桌上,邬童使劲地折腾着碗里的饭,却不见他往嘴里塞,班小松笑着夹起一块糖醋排骨放在他的碗里“多吃点”


      “谢谢”邬童看着碗里的排骨,犹豫着开口“小松,我想回A市”


       班小松鼓励地看着邬童,示意他继续说


      “这两天我都没联系上爸爸,今天我跟张阿姨打电话,她说爸爸生病了,我想回家照顾他”邬童快速地说完,眼巴巴地看着班小松


      “好,你先好好吃饭,吃完饭我们就一起回去”


        “我们?”


       “对,我们,我这几天让人去查了一下邬氏的情况,情况不容乐观,你爸爸一病,邬氏只会更乱,你回去是最好的选择”班小松擦了擦嘴角“但你一个人回去,我不放心,而且,虽然我不是万能的,但我自信在管理公司方面,我还是能帮上忙的”


       “小松…谢…”


       “童童,永远不要对我说谢谢,能帮到你,我很开心”随即揉了揉邬童的脑袋“快吃吧,不然要赶不上飞机了”


       “哦,好”邬童飞快地扒着碗里的饭,班小松则在一旁宠溺地笑着


       邬童回到家的时候已是半夜,邬爸爸身体不适,在安眠药的作用下已然睡下,邬童安排好班小松跟小七的住宿问题后躺在自己床上,他闻着被子,一股熟悉的柠檬味包裹着他的全身,说不出的温暖,说不出的安心


       次日,邬童起了个大早,直奔父亲的房间,邬铭远一看到邬童,就紧紧地抱住邬童,老泪纵横“童童…真好…真好”


       得知班小松救了邬童,邬铭远硬是拖着病体亲自对班小松表达了感谢,而班小松也并没有客气,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来意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        “童童,你能去房间帮爸爸拿一下药吗?就在床头柜的第二个抽屉”邬铭远笑着指了指楼上


       “爸爸,你等等,我马上去”


      看着邬童离去的背影,班小松若有所思道“伯父,您?”


        “班先生”邬铭远审视着班小松“我很抱歉,虽然你救了童童,但我目前并不能完全信任你”


        “我明白,但伯父”班小松直视着邬铭远,眼神坚定“我可以对天起誓,我同您一样,绝不会伤害童童”


      “班先生,请您原谅一个老父亲的担心,我实在想不出来您这么做的理由”


       “我爱他,仅此而已”


      “班先生,或许你不清楚童童那段失败的婚姻”


      “过去的已然过去不是吗?伯父,对我而言,他只是邬童,我心系了多年的人,不论他以前经历了什么,过悲或喜,我只想让他转悲为喜,更甚是喜上加喜,我希望他以后只有快乐,这也会是我为之努力的”班小松顿了顿,看到楼梯口的邬童,降低了声音“我随时接受您的监督”


      “爸爸…药…”邬童递了药瓶后一拍脑门“爸爸,对不起,你忘了拿水,我现在去拿”


      “童童,别急,小心点”邬铭远叮嘱道


      “好的,爸爸”


    “其实伯父,你有没有想过让童童接管公司?”见邬童走远,班小松说道


     “这个问题我也考虑过,但童童无意于商场,而且以他的性格,只会让人啃的连骨头都不剩,说到底,还是我的错…”邬铭远眼神飘忽,不知是想到了谁


      “伯父?”班小松之前调查邬氏氏资料有写,邬氏夫妇鹣鲽情深,邬铭远的这份感情,让他羡慕,当然也让他敬佩


      “哦~?对不起…我失神了”邬铭远回神,笑道


       “伯父…”


      “爸爸,小松,你们在聊什么?”邬童将水杯递给邬铭远,并拿出药盒取了药递给他


        “没什么”邬铭远笑了笑,抬眼却看到班小松在邬童背后给他比了个发誓的手势,他作势点了点头


        “爸爸,我想帮您处理公司的事务,虽然目前我什么都不会,但是有小松在,小松很厉害的,他会帮我,爸爸,您就在家里好好养病,好吗?就怕父亲不同意,邬童的语气很快


       “童童有这份心,爸爸很开心”邬铭远摸了摸他的头,叹了口气 “但目前邬氏的情形并不乐观,你现在又有身孕,我怕你吃不消……”


       “爸爸,其实有件事我已经想了很久了”邬童抿了抿嘴,继续道“这个孩子…孩子我不准备留了”


       “童童?!”邬铭远震惊地看着邬童,他心里清楚为了这个孩子,这个傻孩子付出了多少“你是不是瞒了我什么,知子莫若父,无缘无故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?咳…咳…”


       “爸爸,你别急,真的不是什么大问题”邬童忙拍着父亲的背,安抚着


       “我是在海上捡到童童的,当时的他因为溺水几乎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,幸亏有小七在,他早上出门说是联系老同学去了,您还没见过他,就算如此,童童也是昏迷了一周才醒了过来,以他目前的身体情况,根本负担不了这个孩子”  班小松接话道“我很庆幸,童童做了这个决定”


         “童童…你…”邬铭远心疼地看着自己孩子


         “爸爸,都过去了,没了孩子,我还有爸爸您,不是吗?” 邬童笑着答道


       


天若有情24

         “或许你已经不记得了,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”班小松叹了口气,娓娓道来“从我一出生,我就被父亲送给了他的心腹培养,从小到大,我的生活除了学习,还是学习,学校下完课,回去之后还得学习各种管理方面的课程,至始至终,我没有自己的喜好,也没有朋友,就像个机器人 ,学着父亲交代下来的任何东西”


          邬童静静地听着,他翻遍了自己的脑袋瓜,也没有想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面前的这个男人“可是……”


          “别急”班小松笑着,脸上满上温柔,不难想像他正在回忆的事情很美好“我记得,那天是开学典礼,我如同往常一样独自走在校园中,我喜欢安静,所以选了一条僻静小路,在我以为那条路上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,树后却传来了一阵紧张的声音”


         经班小松这么一说,邬童的记忆慢慢回溯,他想起来了,那时候自己刚好明白了自己对于尹柯的感情并非兄弟情,而是爱情,内心正在天人交隔,一方面想坦言自己的感情,另一方面却害怕是尹柯,那天自己早早地去了学校,在树后设想了各种可能,最终却还是在见到尹柯的那一瞬间前功尽弃,邬童无奈地摇了摇头,现在想起来,竟然有种时过境迁的感觉


         班小松看着邬童的样子,知道他应该是想起来了,继续说道“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世界很有趣,竟然会有这样的人,就在那短短的十分钟,感觉就像看了几出大剧,而且在那张笑脸上,看不出任何违和,当时的自己仅觉得可爱”


          邬童的脸上不可抑制地泛起了红晕,这么丢脸的事情,竟被人听了个全部,而且现在这个人还站在自己面前


          班小松含笑看着邬童,继续道“从那以后,我觉得自己变得很奇怪,我会不由自主地去关注一个人,我的眼光会时不时的注视着那个人,看着他全身心地投入在另一个男孩子身上,那时候的自己,心里竟然会有那么一丝丝地羡慕,想让他的目光集中在自己身上”


         “对不起……”邬童也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这么蹦了出来


         “你果然还是那个你,不论什么事情,但凡跟自己有关,无论是不是自己的错,最先找的都是自己的问题,我是该说你善良还是该说你傻呢?”班小松无奈地摊了摊手“后面的你大概你也可以猜的出来,没过多久,我就被父亲接回了班家,进行另一波培养,可是,或许是受你影响,我开始尝试着交朋友,尝试着相信别人,甚至爱一个人”


          邬童看着班小松突然炽热的眼神,直觉地往后缩“小松,我……”


          “童童,你并不需要做什么,我只是真诚地希望,你能给我这个机会,让我能够站在身边,陪着你,帮助你”班小松也不急,就这么定定地看着他我


          半晌,见邬童还是不吱声,班小松叹了口气“对不起,童童,是我唐突了”


          “对不起……”


          “没事,我会等,等到你愿意为止”班小松上前抱了抱邬童“但在此之前,我希望能够照顾你,帮助你,好吗?”


            “好!”班小松的怀抱很温暖,真的很温暖


天若有情23

       “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……”邬童拿着电话的手抖了抖,脑海里回荡着青年的话,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“爸爸……”


       邬童转而拨通家里的座机,他紧张地听着里面的嘟嘟声,心里不住地祈祷,就在他快绝望地时候“喂,你好…”


       “张阿姨,我是邬童”邬童着急地说道


        “小少爷,你还活着,太好了”兴奋地声音传来


       还没等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来,带着哭腔的声音再次传来“小少爷,你这么多天都去哪了?邬先生都快担心死你了”


      “对不起,爸爸…爸爸他还好吗?”邬童心里也是一阵难过


      “邬先生他…他不是特别好”邬童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“从你失踪之后,邬先生没日没夜地开始找你,可是都没有任何消息,更不好的是,我听来家里面的人说,好像有谁在针对邬先生的公司,最近公司的股票也讲了很多,我是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,可是,我听他们说的意思是可能公司快破产了,邬先生又要找你,又要处理公司的事情,我看他连着这么多天好像都没怎么休息过,不过还好,谢天谢地,小少爷,你还活着”


       虽是这么说,邬童心里却是满满的愧疚,从小到大,他不止没替父亲分担过什么,从始至终都在给他惹麻烦,现在,公司出了问题,自己又不能帮他,在他最难的时候,自己还给他惹祸


       “小少爷…小少爷”赵阿姨的声音拉回了邬童的思绪“你现在在哪里?过得好不好啊?”


        “阿姨,您别担心,我现在联系不上爸爸,等他回家,您能跟他说一下吗?找我打这个电话就行了,我现在很好,让他别担心,我很快会回来的,让他放心”


        “好,我知道了,小少爷,您一定要照顾好自己”


       “谢谢赵阿姨,我先挂了,您别忘了跟爸爸说,我等着他,谢谢”


       挂完电话的邬童颓然地坐在地上,双眼无神地看着地面,眼泪毫无预兆地倾泻而出,他紧紧地抱住膝盖,空气中都弥散着绝望


      “你怎么了?”班小松刚进客厅就看到了邬童,心里胀胀的,满是心疼,他多想上去抱住那个人,但现实是他只能远远地看着,询问着


      “没事”听到声音的邬童慌张地擦了擦眼泪“就是想回家了”


       “可是你的身体?”班小松想了想“童童,作为朋友,我希望能帮你的忙,只要我力所能及”


        “小松,谢谢你”邬童摇了摇头“我骗你的已经够多了,我还不起”


        “我不需要你还,这些都是我自愿的”班小松语气焦急,反应过来的他难得地红了耳根,s若是此刻小七在,肯定会抓住这个机会狠狠地取笑班小松,照小七的说法,这样的他百年难遇


         “啊?”邬童愣了愣,他不明白班小松的意思,他们只是萍水相逢不是吗?